登陆注册

 

嘉陵江畔神秘一域——仪陇
发布时间:2015-02-26     作者:杨博     浏览:492

    

        仪陇地处四川盆地东北部,地势崎岖,曲径通幽,层峦叠嶂的光雾山、华蓥山余脉绵远,气运聚集的近邦风水格局相对独立,庇佑着“元戎出仪陇、旌旗满大千”的天地灵气。



        嘉陵江为仪陇送来了源源不竭的气运,并在琳琅山麓得以留存。也许是天意巧合,流经仪陇的嘉陵江是中国曲流最多的河流。嘉陵江接纳“天门之水”天水的圣洁,经陕西略阳,穿大巴山脉,越昭化古镇,南流经阆中、仪陇、营山、南充到合川先后与涪江、渠江汇合,在重庆市注入长江,以如歌的行板奏鸣出天地的唱和。华夏人文始祖伏羲画出的八卦,从嘉陵江源头,幻化成串珠状的天然太极,一直延伸至江尾。以此,嘉陵江不仅自北向南联系着黄河和长江的文明纽带,更以上善若水的大象无形深得华夏风水之精华,实为“中国圣河”。



        沿着嘉陵江,仪陇迎来了巴人败退的军阵。巴人在公元前2070年夏禹王称帝的时候,就在三峡地区创造了灿烂的文明。后来巴人与楚争雄,与秦为难,的战争失败后造了一条泥船,率族人由湖北沿三峡移流而上,顺着嘉陵江,最后进入蜀地,悄悄地栖息下来。



        巴人出将,蜀人入相,山水起伏,铅华易老,巴人带着中华民族最古老的尚武遗风留存在这片热土,我们从仪陇以及周边县市走出的将帅们身上,依稀见到了巴人民族的习俗和风韵。只要岁月流转,大地长存,那么这样的民族,一定会在自己饱经苦痛的船头,在艰难跋涉的山巅,永远摇动他们不朽的旗帜。


        循着嘉陵江,仪陇迎来了章怀太子的车辇。《新唐书》和《廿二史札记》记载:武则天为了称帝,毒死长子李宏,贬庶次子李贤到仪陇天平山,筑茅庵草舍以栖身,餐野果山泉以裹腹,仍不荒废学业,日夜苦读群书,在仪陇的历史上种下了文明开化的基因。

        多年以后,安史之乱生灵涂炭之际,伴随着玄宗入蜀的臣工,将“仪隆”避讳改为“仪陇”,有凤来仪,躬耕陇亩,让耕读传家的信念永存。仪陇好似历史的过滤器,在文治与武功之间,乱云飞度仍从容。



        溯着嘉陵江,仪陇迎来了湖广填川的洪流。“云水苍茫,异地久栖巴子国;乡关迢递,归舟欲上粤王台。”明末清初数十年间,四川由于遭受战乱、瘟疫等灾害,人口锐减。在清政府实行“招收流民,奖励耕织、永不加赋”的优惠政策鼓励下,客家人随着“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潮入川。但成都平原的沃土良田已被早期到达的湖广人所占,客家人几经辗转终于落户在山地丘陵地带的仪陇。


    

        后世数百年之中,客家人婚丧嫁娶、敬祖睦宗的礼仪风俗至今不衰;崇文重学、勤奋开拓的客家精神依旧未改。林、罗、郑、吕、邓、王等20多个姓氏的客家先民在古老的仪陇大地上居住繁衍,继承仪陇巴人流传的尚武之风,弘扬仪陇唐代兴起的耕读之学。以乐兴乡为中心,仪陇已是四川乃至西部除东山洛带外最大的客家居住区之一。



        顺着嘉陵江,仪陇走出了红军的缔造者,苏维埃的领袖。红军入川时,曾在仪陇境内建立了仪陇、长胜两个苏维埃县级政权。仪陇人杨孝全,便是在1933年被川陕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为省苏维埃副主席。船头如箭破夔门,川人一旦从夔门出川,将是飞龙在天,风云际会。陈光第、席懋昭、杨国宇、张思德……一个个仪陇人的名字刻在了中国革命史的丰碑上,当然,在他们之中,三军统帅、缔造铁马金戈、寰宇恒久诉传奇的朱德总司无疑是当之无愧的翘楚。



        1909年,朱德从仪陇“投笔从戎去,刷新旧国风”,从此,讨袁护国、巴黎寻党、八一烽火、井岗会师、遵义会议、草地晚餐、大渡桥横、乌蒙磅礴。战地黄花不会忘记,黄河东渡、伫马太行、棋举石门、问鼎中原、三战三捷、风雨钟山……

        金城月光,梨花雨凉。嘉陵水脉绵远延续华夏国脉,仪陇一城坐拥关刀梁青龙偃月,琳琅山五角星形;马鞍风水大穴龙脉拱卫,四象八卦各守其位。如今朱德故里风光独具,客家桃源城运大昌。雄踞嘉陵江畔,现代园林城市足以告慰英灵;行走在元帅之乡,探寻嘉陵一域奇幻迭出的风水之脉。








凡远流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经本网书面授权的,使用时须注明来源。

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1)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全部评论(1)

分享

 

联系方式

电话:028-87016115
Q  Q:1799751744
邮箱:yuanliuwenhua@qq.com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武阳大道一段550号金林俊景2-2-401

Copyright © 2014 yuanliuwen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远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