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永陵博物馆重开,这些秘密你知道吗?
发布时间:2016-01-15     作者:夏渠江     浏览:237

站在三洞桥街与永陵路的交叉口,就可以看到永陵公园门口姿态优美、栩栩如生的“二十四伎乐”雕塑,她们与身旁的成都市民、外地游客一起,演绎着古今交融、热闹非凡的都市乐舞。她们的背后,便是五代十国中前蜀的开国皇帝王建的陵墓,而这座形同小山的土堆,让生活在它身边的人们误会了数百甚至上千年。


图片来自网络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历来都是成都人的美谈,相传,两人就曾生活在现在的永陵公园附近,当垆卖酒之余,他们常携手到一个土台上抚琴而舞,“抚琴台”的名称也由此而来。然而,由汉初至唐末,时隔千年,当年的“抚琴台”早已不复存在。王建墓建成后,人们便误传这个形同小山的土堆就是“抚琴台”,不知情的人信以为真,就这样误传了下来,这个误会直到二十世纪40年代才被解开。


尚嫣苒/摄


1940年,侵华日军的飞机飞临成都上空,投下一枚枚罪恶的炸弹。为了躲避日军飞机轰炸,人们开始挖建防空洞,对于一马平川的成都平原来说,像“抚琴台”这样的大土堆无疑是很好的选择。然而,工人挖下去不到四米,竟然发现了砖基,这引起了考古学家的关注。身为考古学家的四川大学教授冯汉骥听闻此消息,立即赶往现场,判断此土堆当是一座墓葬,但由于当时不具备发掘条件,冯汉骥等人申请回填。时至1942年,冯汉骥等考古工作者才正式对永陵进行科学发掘,这座堙没千年的前蜀帝王陵墓由此被人们发现和重视。历史的误会随着永陵的发现和挖掘而解除,原来相传已久的“抚琴台”,竟是五代十国时期前蜀开国皇帝的陵墓。


刘乾坤/摄


王建(847—918),河南舞阳县人,早年为唐朝将领,唐末战乱时随唐僖宗逃亡到四川,后任利州(今广元市)刺史。公元907年唐亡,王建称帝,国号“蜀”,史称“前蜀”。据出土的哀册记载,王建死后葬于成都三洞桥,他的陵墓史称“永陵”。永陵的发掘,在考古学界具有重要的意义,其原因在于它不仅是我国最早进行考古发掘的古代帝王陵墓,也是我国在抗日战争时期进行的一次重大考古发掘,同时,它还拥有二十多项中国之最或唯一,让人惊叹。


刘乾坤/摄


在永陵众多的“中国之最或唯一”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它是全国唯一葬于地表的帝王陵。在讲究入土为安的中国,这不得不算是一个特例。那么,为什么永陵不像历史上其他帝王将相把墓室建在地下,而把墓室建于地表呢?史籍没有相关记载。学者推测,极有可能是因为成都地下水丰富,特别是古代成都地下水位高,有“挖地三尺即见水”之说,为防地下水侵蚀、淹没地宫,于是大胆想出了将墓室建在地表的方法。


尚嫣苒/摄


由神道进入墓室,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鲜红而厚重的宫门显得格外突出。墓室内,巨大的棺床四周雕刻有花草、龙凤纹、“二十四伎乐”和抬扶棺床的十二力士像等,使之成为已发现的中国古代帝陵中最精美、艺术价值最高的棺床。尤其是浮雕“二十四伎乐”,个个形神生动,精美绝伦,让人叹为观止。二十四人均为女伎,身着唐服,两袖下垂,显得清雅飘逸,其中,舞伎2人,乐伎22人。乐伎演奏的乐器有20种23件,分别演奏琵琶、筝、鼓、笙、钹、箜篌等乐器,鼓最多,共8种9件,演奏时鼓声雷动、气势恢弘的场面可以想见。“二十四伎乐” 表现出了唐代宫廷乐队盛大的规模和壮阔的场景,是目前唯一完整反映唐代和前后蜀宫廷乐队组合的艺术品,也是反映唐代主流音乐转化为民族音乐的最早文物例证,在中国音乐史上的地位极高。


刘乾坤/摄


刘乾坤/摄


棺床底部两侧,是抬扶棺床的十二力士圆雕像,他们形态各异,但都威严神武,让人敬而远之。有学者推测这十二力士为道教或佛教神将,也有学者推测为王建的随身武士,说法不一,也无定论。然而,最让人费解的是十二力士的分布,十二人分列棺床两侧,左右各六,一侧为“一 二 二 一”排列,另一侧为“一 二 一 二”排列。从力学上讲,这样抬一个长方体重物并不省力,那墓室的设计者为何要这样安排呢?对此,史籍上并无记载,专家、学者也无明确解答,这个问题有待有识之士来解答了。


刘乾坤/摄


在永陵中,令人费解的除了十二力士,还有谥宝。谥宝,是古代帝王陵庙中刻有其谥号的印玺,为体现真龙天子的身份,古代帝王玉玺的钮(印把)通常都为龙形,而永陵中出土的谥宝的钮则是兔头龙身,这不免让人诧异。原来,王建出生于丁卯年,属兔,60年后,王建登基称帝时正好也是兔年,这让王建与兔子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对兔子有着别样的情怀,因此,他的谥宝的钮才做成了兔头龙身,这个兔头龙身的谥宝也成为了古代帝王中唯一将本人生肖属相与龙的形象融为一体的谥宝。了解这一点,当我们参观永陵或永陵博物馆时,看到很多兔形的石雕、石刻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刘乾坤/摄


棺床后面,有一口直径约1米的石缸,用于燃放长明灯。石缸的后面是御床,王建的雕像端坐其上。据学者考证,石像与史书记载的王建相貌一致,其头戴幞头,身着帝王服,腰系玉带,神态高贵、安详,既有帝王的尊严,又有平易近人的亲和。


刘乾坤/摄


自唐朝安史之乱后,战乱频繁,民不聊生。唐末,藩镇分裂割据,争名夺利,更是让平民难以立足。在五代十国的君主中,王建算是很有作为的一个。他在位时期,励精图治,注重农桑,兴修水利,扩张疆土,实行“与民休息”的政策,蜀中得以大治,“天府之国”的安逸生活也得以保留和延续。王建入主成都的同时,还为成都带来了大量的文化、艺术人才,对成都乃至西南地区文化、艺术的繁荣起了重大作用。王建父子对乐舞的爱好,更是极大地促进了成都民间音乐、舞蹈的发展。以至于南宋诗人陆游对前、后蜀时代的成都郊县还有“官柳三千,琵琶四千”的记载,他的诗称成都“丝竹常闻静夜深”“深夜穷巷闻吹笙”,仿佛前、后蜀时代举国上下都常常沉浸在笙歌缭绕的音乐海洋之中。然而,前蜀王朝的美梦也在这安逸的歌舞声中破灭。


夏渠江/摄


王建晚年,逐渐不思朝政,沉迷于酒色,最终竟听信谗言,将朝政交于荒淫无道的小儿子王衍手中。王衍即位后,贪图安逸,不思进取,较王建更甚。他大兴土木,建造专门游乐的宣华苑。宣华苑建成后,他就常常带一批宠臣、狎客在苑中作彻夜之饮,通宵达旦,笙歌不断。有重臣哭谏,王衍非但不醒悟,反与宠臣、狎客一起取笑为乐。公元925年,后唐庄宗李存勖派兵攻破前蜀,身在温柔乡中的王衍不战而降,最后身死国灭。


刘乾坤/摄


走出墓室,漫步在永陵公园成荫的绿树丛中,身边来来往往的是公园里休闲的人们。不远处的小广场上,音乐再次响起,一曲都市乐舞又开始了。



撰文:夏渠江

摄影:刘乾坤  尚嫣苒  夏渠江  部分来自网络

编辑:夏渠江



版权声明
远流文化原创作品,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信息。



评论(0)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全部评论(0)

分享

 

联系方式

电话:028-87016115
Q  Q:1799751744
邮箱:yuanliuwenhua@qq.com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武阳大道一段550号金林俊景2-2-401

Copyright © 2014 yuanliuwen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远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