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新桥丽景惹人醉
发布时间:2015-11-23     作者:刘期荣     浏览:311

我,爱恋着自己的家乡——新桥。这里人杰地灵,还有如闺藏山涧的赵家沟、长海子等秀美景色,无不令人陶醉。


《花海》  摄影/刘期荣


时光过得飞快,一转眼离开老家新桥到县城工作已经有16个年头,虽然谈不上阔别,却也难得回去。偶尔回到去一趟,睹物思人,就会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有许多话想要表达。终于,在2015年的初秋时节,我和我的朋友们,怀着一颗好奇的心,相约走进了这片热土,分享了赵家沟天然奇石景观神奇、独特的艺术魅力,云雾缭绕中的高山湖泊、草甸及河谷山川秀美的自然景色。


《激情燃烧的河谷》  摄影/刘期荣


2015年8月16至17日,我们计划前往赵家沟拍摄奇石,然后去高山湖泊长海子等处采风。当日清晨,虽然天空下着细雨,邀约的本县电视台记者、作家协会与摄影家协会的同志,还有新华社四川分社的记者、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的签约摄影师、远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特邀的省内外著名摄师组成的摄影团队,依然按照原定计划出发了。


《流金淌银流》  摄影/刘期荣


去年夏季因暴雨引发的山洪,让新桥乡的乡道严重受损,沿河的路段有好几处没有了路基,汽车只有在新开辟的道路上艰难行驶。到达离县城近15公里的乡政府所在地之后,我们改乘团结、头卡两个村村干部的面包车,再继续前行约6公里村级公路便开始登山。我们这个队伍中,有年近六旬的老者,有不满20岁的学生,还有娇小玲珑不擅走山路的女士,再加上阴雨天气,所以“行军”的速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当全队人马到达宿营地老牛棚子的时候,已近傍晚时分,让当日直接到长海子拍摄的计划落了空。


《露珠》  摄影/刘期荣

 

“赵家沟的奇石,缘于一位有名望的得道高僧,降伏四魔、圆满成佛的经历所致……”来者皆没有去过新桥,对赵家沟奇石从何而来?奇在何处?十分好奇。在驻地夜话的时候,我便把自小听来的关于奇石及几个高山湖泊的神奇传说讲给他们听:“赵家沟的奇石数以万计,是迄今中国乃至世界少有的集中成片的奇石堆;沟尾右侧山谷的长海子,是小金县面积最大的高山湖泊,据说里面潜藏有一条奇异的长虫;沟尾西边的西海子里面有一头犀牛;黑海子颜色漆黑、深不见底;中海子、黄鸭海子都有神奇宝物把守,它们各个神通广大,能呼风唤雨,齐天显圣……传说这些宝物都被地质队用照妖镜给一一盗走了。还有岩窝坪、七架蓬、鸡冠石、牛颈项、石鸡坡等地名源远流长,妙趣横生……”一个又一个精美故事,令这些山外来客听得如痴如醉。


《牧场》  摄影/牟春


次日黎明,天空还下着蒙蒙细雨。用过早餐,我们改变了原定先去长海子取景的行程计划,先冒雨向海拔4000多米的赵家沟进发,再返回到长海子及沿途主要景点。也许是大家昨晚听我讲述关于奇石神奇的传说,让大家的精神更加亢奋,而忘记了登山的艰辛,几乎都能跟上当地牧民向导的攀登步伐,还不时用手中的相机搜寻展示身后的丽景。


《惬意》摄影/刘期荣


上午10时左右,大家陆陆续续赶到了目的地赵家沟。但见那些静息在草甸上的奇异的石头,有的象静息窥视的小鸟,有的象昂首打鸣的雄鸡,有的象活泼可爱的小兔儿,有的象淘气的小猴、小狗、小马,有的似雄狮、骆驼,还有的若猛虎……这可让摄影、摄像师们早已忘记了旅途的疲惫,早已迫不及待地一头扎进了浓雾弥漫的奇石堆里。


《如来神掌》  摄影/刘期荣


“大自然真的太神奇了!鬼斧神工造就这数以万计的奇石,简直令人震撼!”过了好一会儿,几个摄影师凑到一块儿小憩,大家纷纷围着自己的真切感受畅所欲言,也对奇石的来历发表个子的看法,他们说,这些堆积如山的奇石,有可能是地壳运动、火山喷发的产物,有可能是冰川的作用下形成,或者是风蚀作用的结果,也有可能是外星球赐给地球人类的珍贵礼物,还有人还真认同坐静“僧人”修道的神奇传说。是啊!不管怎样,大自然恩赐人们这些千奇百怪、精妙绝伦的艺术精品,亘古以来就成列于此,默默地接受着大自然的洗礼,见证着历史的变迁,留给人们以无尽的遐思。


《守望》  摄影/朱玉霞


大家依依不舍地离开赵家沟,已经是午后两点。一直伴随我们的云雾时而散去,时而又聚拢。正当大家穿过浓雾翻过山梁前往长海子的时候,倾盆大雨陡然而至。大家狂热的激情丝毫没有消退,虽然都配备了雨具,但在本没有道路的陡峭的山脊上行进,一不小心会有坠崖的危险,于是就小心谨慎,缓步慢前行。


《仙境》  摄影/刘期荣


每到多雨的季节,云蒸霞蔚,浓雾弥漫的山川河谷更显几分诡秘。今天,正是这样时晴时雨的看似糟糕的天气,真让大家屹立在山巅,撑着雨伞,欣赏到了云蒸霞蔚、亦真亦幻的仙山美景。大家纷纷举起相机或手机,快速、准确地将山涧河谷云蒸霞蔚的醉人画卷定格为一个有一个炙热的永恒……


《一泓清溪》  摄影/刘期荣


“大自然真是一惊一乍,喜怒无常。”行军途中,随行的摄影爱好者马斌先生风趣的说:“好不容易组织来拍片子,这鬼天气仿佛专门与我们一行做对——唱花脸!哈、哈哈……”的确,当队伍冒雨下到半山腰,天空又露出了笑脸——虽难见烈日映照,却能见蔚蓝的天空,这给创作精品摄影力作营造出了绝佳的意境。“登高远眺观云海/峰峦竞秀浮云矮/山花烂漫暗香来/长海静谧云雾开。”好友林斌先生后来题写的一首诗,就完整再现了当时那般情景。


《云蒸霞蔚》  摄影/刘期荣

 

走赵家沟翻过山脊到新桥沟尾右侧山坳的长海子,尚没有便捷的道路,我们只有在陡坡上、花岗石堆里和悬崖绝笔中摸索前进。一行人,费了很大功夫才陆续抵达海边。可当落在最后的人员艰难靠近,想一睹她美妙芳容的时候,天色陡然又昏暗下来。那浑厚的云雾飞快从山尖滑落下来,严严实实地压在海面上,豆大的雨点,就那样均匀地洒落在明镜的水面,无情地击碎这块硕大碧玉光洁的层面——好一副秀美的山水风光,就这样瞬间被化为乌有!紧接着,瓢泼大雨让我等没有丁点时间在海边逗留,以找寻角度表现各自的美学主题。后来者无不唉声叹息,而先期到达的同志,却个个面带微笑,神采飞扬,因为他们乘着云雾弥漫与云开雾散交相辉映的有利时机,抓拍到了自己比较满意的片子。


《长海子》  摄影/刘期荣


浓雾夹杂着沥沥细雨,掩盖了山谷周遭的美景,封堵了摄像机的慧眼。


《长海子一角》  摄影/马斌


“老刘,这海子确实漂亮!”淋着大雨回到宿营地,来自雅安市宝兴县的华康兄高兴地对我说:“在横断山区而言,长海子的面积的确算大,有形有色,非常漂亮。而最关键是海边有一弯高山杜鹃林难能可贵!要是选择在花开的时节来拍片,那非拍出拿大奖的大片不可!”言之有物,言之有心,言之恳切,来年杜鹃花开时节,我们又孕育了一个与长海子亲吻的约定。


《长海子远眺》  摄影/马斌


“不虚此行!”走长海子冒雨回驻地的时候,随行的电视台的记者小杨十分感慨,他虽然打着雨伞,可为了保护摄像机,而让雨水淋湿了臂膀。他看我拖着病退,一撅一拐地在山坡上艰难挪动脚步,就一直跟随在身后。他说:“我是土生土长的小金人,自小到山上去放羊,见过大山,也见过高山湖泊,还听说过新桥、崇德乡境内的山水风光十分了得。今日一见,非同一般,果然名不虚传!”咱俩边走边聊,他质朴的话语,无可非议,有褒奖的成份,但当欣赏到他们此行拍摄制作的专题片之后,你不会再有对此美景所持怀疑的地方。


《神僧》  摄影/刘期荣


是啊!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她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已经被注入了我情感的内涵,甚至已经融进了我的生命。故地重游,遗憾犹存,惊喜连连——摄影家们用镜头记录下的那一幅幅丽景,惹人陶醉,令人亢奋……

 

 

作者简介

刘期荣,男、藏族,1965年10月出生,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人,1986年7月参加工作,当过教师、新闻干事,乡科级实职领导干部,现任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文化体育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兼任小金县文联作家协会主席,文学季刊《夹金山》(内部刊物)主编。阿坝州作家协会、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截止目前,已先后在国家、省、州各级报刊上发表作品2000余篇(幅)80余万字,有的作品被收录入《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藏族卷》《全国精神文明大典》《阿坝文库》等文集。出版有文集《圣山情结》和《格桑花开》;创作歌曲《温馨家园》《玛嘉沟我的爱恋》和《四姑娜措圣洁的湖泊》等。



“镜头里的小金”摄影大赛,征稿倒计时:7天!!!


     

    摄影穷三代?NO!奖金30万,You can you up!

    没有好相机?    —— 没关系!手机也行。

    没有专业技术?    —— 没关系!我们只看效果。

    只要拍得好,奖金就归你!!!


    征稿时间:2014年10月17日-2015年11月30日

    投稿地址:jtldxj@foxmail.com

    更多参赛详情,请点击http://www.yuanliuwenhua.com/syds/查看!



撰文:刘期荣

摄影:刘期荣  牟春  马斌  朱玉霞

编辑:夏渠江



版权声明
远流文化原创作品,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信息。


评论(0)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全部评论(0)

分享

 

联系方式

电话:028-87016115
Q  Q:1799751744
邮箱:yuanliuwenhua@qq.com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武阳大道一段550号金林俊景2-2-401

Copyright © 2014 yuanliuwen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远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