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图说绵阳:这么美的绵阳你见过吗?
发布时间:2015-07-29     作者:邓崇刚     浏览:303

2200多年前,绵阳成为涪县治所,从此,作为县治、州治的历史地位一直延续,奠定绵阳在川西的地位。今天,绵阳已是人口过百万的四川第二大城市。“李白出生地,中国科技城”,从唐代走来的形象大使,持现代文明的金牌名片,绵阳是不是很酷?把历史底蕴当基石,对自然环境留谦卑,为科教创新筑暖巢,绵阳,一座正在向世界看齐又奔向富乐的西部城市。


“山之南”谓之“阳”,绵山之南的这一片区便获得了一个充满阳光的别称——“绵阳”。初听起来,我就能感觉到她温柔敦厚,暖意浓浓;走进这座城,科技、创业、浪漫、宜居等关键词扑面而来,吸引着我徜徉其中。



城市日出与三江夜色的交响

“一日之计在于晨”。了解一个城市,我总是从清晨开始。当第一缕阳光穿过天边略显厚重的云层,无论照射到这个城市的哪一个角落,都将是温暖一天的启程。在绵阳,尤其如此。



绵阳,位于亚热带季风区,四季分明。夏天的清晨能略感凉意,秋冬也未必冰冻瘆人。三江汇流处,涪江两岸边,隐约可见一个个晨练的身影,伸臂、踢腿、弯腰、俯身,好似北京奥运的运动图标,时时展现着篆书般的形体之美。城市第一时间的第一道亮丽风景线,便是他们用矫健身姿勾勒出来的剪影。在橘红色朝霞的映衬下,远远望去,剪影闪着细细光环,温馨而迷人。清晨的三江湖区,轻纱薄雾,犹如太白手中之拂尘,天马行空,洒脱飘逸,仙风道骨油然而生;又如新娘头顶之白纱,朦胧依稀,倚门羞涩,曼妙轻盈如荷塘月色。原生态的两岸河堤显得平坦而从容,没有那种用石块人工驳岸的陡峭与生硬,让每一个在岸边漫步的人感觉自然轻松。河岸上生长着各种灌木,竹子,芦苇,青草,各得其所,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和安详。这只是绵阳一个普通的早晨,却是一个处处都生发着浪漫清新气息的早晨。



绵阳人最普通的早晨,总少不了一碗米粉,加上自家特制的臊子,家的味道布满口腔,跃然于心。这种味道就和这座城市一样,历史悠久,清香弥漫,大街小巷都充满了绵阳才有的温润而绵长的亲情与家常。一千八百多年前,刚入川的刘备与时为涪城主人的刘璋相会,依然是凡人真面,以食为天。山中农妇用普通的大米磨粉成浆,做成的丝状美味,辅以鸡鱼肉等自制作料,开水烫熟即食,让刘备与他的将士们神采奕奕。望着涪城水肥稻丰,听着乡野牧笛声声,刘备禁不住抚掌感慨:“富哉,今日之乐乎,美味也!”即使刘备成为蜀汉天子,美味也依然如故,简单而纯朴,这便是百姓的口福了。不过,千年之后,帝王的金口玉言或许就是点化涪城“富乐”之源的箴言。米粉作为绵阳人最爱的早餐延续了千年,据说当今最正宗的米粉要属越王楼小吃城的米粉,传统工艺千年不变,口味与作料却与时俱进。



绵阳的白天,繁忙而有条不紊。普通人开始融入城市特有的车水马龙,繁华的商业街总是人来人往,几座连接城区的大桥也总是擎满行色匆匆的车。人们上班的脚步总会有些匆忙,城市商业区总免不了喧嚣,更何况是一个如阳光照耀后晨雾蒸腾的城市。



傍晚,晚霞开始错落有姿地粘贴在深蓝色的天边,不久就把天染成了朦胧的橙红,当红嘴鸥在宁静的江面低回盘旋,当华灯初上绽放出桔红色的暖光,这个城市的魅力才真正释放出来。安昌河、芙蓉溪汇流成涪江,两岸灯火辉煌,俨然是一片富丽堂皇的港湾,堪称绵阳的维多利亚港。从富乐桥或一号桥上向北眺望,河岸上的道路早已是流光溢彩,而七彩之光又在平静的涪江江面呈现出美仑美奂的倒影。“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这半轮明月似乎被李白从峨眉借来,吊在半空,印在涪江,生成“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的迷人景象。



夜晚的城市慢慢归于宁静,人们在岸边散步,也有人在灯光的映衬下悠闲自在地夜钓,我想,夜钓的人未必是为了江中的鱼儿,就和散步的人一样,不全是为餐后的消化。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感受着这个城市的安宁,也以自己的喜好整理着一天的心情,为的只是在明天,在这个城市收获更多的美好与富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大概就是盘错在一座城市内心的生生不息的根脉。


历史积淀与现代文明的交融

绵阳是一座具有深邃历史根脉的城市。公元前201年,汉置涪县,城市的孕育就开始了,无论作为县治还是州府,无论战乱纷扰还是太平盛世,这里总是人气聚集的地方,这片天地人杰地灵。



鸿蒙初开,乾坤始奠,万物萌生,灵长渐进。传说嫘祖出生在绵阳盐亭,她聪慧贤能,成为轩辕氏的元妃,教民种桑养蚕,织丝蔽体,农耕定居生活从此代代相传。女皇帝武则天赞嫘祖是“丝绸龟手富,见锦鹅溪绢;功比马头娘,映月水三潭。”宋代楼王寿又存诗,“春前作蚕市,盛事传西蜀,此邦享先蚕,再拜丝满目,马革裹玉肌,能神不为辱,此事虽渺茫,解为民为福。”读到此句,今天的我们豁然开朗,盐亭百姓至今仍以蚕祀来纪念远古传说人物,那是继承嫘祖贤德的一种方式。可贵的是,在今天绵阳的民族地区,还有一批妇女真正践行着嫘祖的贤惠美德,而且积极进取,胸怀大志。羌绣,是平武等地羌族人民特有的宝贵文化遗产。沈艳燕,羌绣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原本是和嫘祖一样会操持家务的勤劳妇女,也曾经是一名下岗女工。汶川地震后,她毅然放弃在北京运行良好的家政公司,选择回到家乡平武创业,传承羌绣,培训“绣娘”,让彩云追月一般华美的“云云鞋”走出羌寨,走向世界。更重要是,她以自己的贤惠、爱心、梦想带动更多曾经受地震创伤的妇女,淡忘痛苦,走出困境,自强自立。



在嫘祖之后的天下为公禅让时期,又有一位传说人物大禹出生在北川羌族地区。史界虽有不少争议,但对于几千年后的普通人来说,这只是少数史学家的考察对象。人们记得大禹,是因为在他父亲治水失败时的勇敢担当,是他的“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牺牲精神,是他在几千前的史前文明中书写下来的与自然如何协调的历史记忆。这也是各地争抢大禹的一个原因吧,其实谁都有理由纪念大禹,绵阳人更可以。因为绵阳的发展,依靠的就是大禹这样具有担当与奉献精神的绵阳人。同样出生在北川的共产党员兰辉,堪称当代大禹的代表。5·12汶川地震后,兰辉担任北川副县长。上任后,经常抱病下乡,在北川县曲山镇、漩坪乡、白坭乡等山区乡镇调研村道建设和地质灾害治理、检查汛期安全生产工作。他不幸离世之后,人们在他微博的个人备注里看到四个字——“感恩,奉献”。几千年来,传统的中国人喜欢用口碑传递信号,只要有信念、有担当,为民谋利,与民相伴,这样的公仆人们就一定记住他,代代不忘。在英雄奉献精神的鼓励下,在全国人民无私支援下,北川三年重建两年完成,一座崭新的县城伫立在安昌这块土地上。



大多数人认识绵阳这座城,恐怕源于一位诗人。当我们顺着“青莲居士”的雅号,从地理上寻找到青莲镇和江油市时,这才发现,早在大唐盛世,李白先生已经成为绵阳这座城市伟大而浪漫的形象大使。江油,一座风景如画的历史文化小城,邓小平特地题写“李白故里”,可见对这座“华夏诗城”情有独钟;从自然角度看,江油还素有“九寨门户”、“蜀道咽喉”之称。江油窦圌山,呈丹霞地貌,中国各地丹霞名山不在少数,唯独圌山令我神往,不是为了探究小官窦圌的隐居生活,也不是为了求证丹霞的演化历史,而是因为那一道特立独行的铁索,因为李白少时曾经不识愁滋味的嬉戏攀爬,因为那一句简单又赋有诗意的题辞——“樵夫与耕者,出入画屏中”,谁都会被这句诗激发出无限的浪漫情怀!在我看来,这似乎是李白悟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又“拔剑四顾心茫然”时,发自心底的一种向往。只有自然天生的美景才能拂去尘埃,使心归于平静。回归自然不仅是小官窦圌的选择,也是如今许多城市人的追求。



其实,李白诗中的许多浪漫情思并没有脱离现实生活的基本元素,相反,我们能从他的诗中读出诗人对现实生活的态度,值得我们汲取享用。浪漫主义与理性现实,在文明发展进程中曾以对立的姿态呈现。科学是理性的代表,浪漫曾被当作虚浮的想象。可是,当我们来到绵阳这座城市,就会惊喜地发现,来自“诗仙”故里的古典浪漫主义与来自全球的现代理性科技,竟然可以结合得天衣无缝。您看:介绍绵阳的最醒目标题就是“李白出生地,中国科技城”,朗朗上口,且显得无比自然。浪漫主义,不仅是李白先生的盛唐风范,而且是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在绵阳,她更代表着一方“天高任鸟飞”的想象与创造的天地环境。



“中国科技城”可不是一般的称谓,她代表中国科技发展的历史与前沿。她是我国重要的国防军工和科研生产基地,拥有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中国燃气涡轮研究院等国家级科研院所;拥有西南科技大学、绵阳师范学院、绵阳技术学院、西南财大城市学院等高等院校,以及基础教育领先于四川的绵阳中学、南山中学;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企业技术中心等等。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三线建设”曾为绵阳发展打下基础,但更重要的是改革开放带给这个城市的飞跃与升级。这里矗立着长虹、九洲、攀长钢、新华、富临等大中型骨干企业,当然还有以治善城市、富乐民生为理念的城市建设生力军——绵阳市投资控股集团。支撑绵阳人艰苦创业的不仅是积极向上的浪漫心态,更离不开以邓稼先为代表的科学家的奉献与执着。在绵阳梓潼县长卿镇,保留着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旧址,被称为“两弹城”,邓稼先长期远离北京的家人,居住在这里二十多年,默默无闻地在当时封闭的环境中担当中国核技术的研究任务。两弹功勋邓稼先虽然不是绵阳人,却在绵阳留下了深到地球内核的足迹;虽然生前几十年里,全国人民都不知道他的工作与事迹,却在身后,留给我们核爆一般的心灵震撼。今天,“两弹城”已经让邓稼先成为科技绵阳的一张新名片,而“两弹精神”也必然成为绵阳发展的核动力。对于年轻人来说,绵阳是一片施展才华的碧空,如同当年邓稼先来到这里,为国家的核事业拓荒。而今的绵阳已经为年轻人的创业铺垫了优越的自然与人文环境,还有“科技孵化园”这样良好科研实践氛围。



绵阳是一座富有浓厚人文情怀的城市。梓潼七曲山,古蜀金牛道,立着一片红烛与高香擎起的“西蜀名楼”,这里弥漫着一团许愿、还愿的祈福之音;这里延续着儒道释盘根错节的文化根脉。“文昌祖庭”、“魁星点斗”是梓潼震撼四方的名号,而“北有孔子,南有文昌”则是历史赋予梓潼的地位。“绝顶拜文昌,山盘七曲长”。无论是古代举子,还是当代学生,他们来到这里,无非是许下自己的愿望,祈盼实现梦想。高香清烟与红烛摇影,处处印满父母殷殷期许和喜悦心情,而透射出来的更是普世的人文关怀与“修齐治平”的高贵理想。中国的人文传统可能更直接地遗传在家庭教育和文化尊严上。父母可以心甘情愿地为子女求学而祈祷;乡民则不敢将书有文字的纸张随意糟蹋,于是就有了梓潼的香火兴旺,也因此在盐亭留下一座座今人不甚熟悉的字库塔,一颗颗虔诚之心昭昭如日月。盐亭的字库塔至今保存完好,虽经历“文革”浩劫,却没有被当作“四旧”清除,实在是民众对文化的尊重与褒奖。如今,绵阳人对文化教育的理解,不仅蕴涵传统意义上“金榜题名”,更重要的是,要让每一个孩子成为城市发展的主人和富乐生活的创造者。


城市丛林与生态净土的交织

与所有正在发展中的城市一样,绵阳的发展变化也少不了高楼大厦的鳞次栉比,桥梁高架的纵横交错。环路是一个城市交通发展的快速通道,建设中的二环路雄伟壮观,它不仅仅是一个城市扩容的缩影,更是一个城市经济发展活跃的动脉。绵阳科技博览会展馆,形如彩带,动感十足。绵阳一号桥构思新颖,形态独特,人行道如同黄丝带呈S形从桥面上方飘然而过,从空中远眺,美如桃园天仙,一座桥梁的设计都不忘浪漫元素,可见绵阳人对美的执着追求。

当然,一座城市不仅是冷艳的钢筋混凝土的丛林,地标性建筑固然能够代表一个城市的欣欣向荣,但城市人更需要一片柔软的、可以安顿心灵的净土,一方足够让人深呼吸的绿地,一片可以自由放飞心情的碧空。绵阳人在创造现代文明过程中,毫不吝啬地将优质空气、蔚蓝天庭、绿树浓荫、翩跹白云留给自己,也传给后代。



城东富乐山(东山),称“绵州第一山”,芙蓉溪水环绕,林中涧溪缠绵。公园树林茂密,沟壑清幽,湖水荡漾,既有皇家园林的不凡气度,又有浓郁的山情野趣。整个景区营造开发时,依山就势,顺其自然,山水成趣,步移景换。这里不仅有以豫州园、富乐园、富乐阁等为代表的“三国文化”人文景观,而且分布着桃花园、梨花园、梅花园、桂花园、海棠园、月季园等规模庞大的植物园,一年四季,花香满山,俨然成为城市呼吸大氧吧。


与富乐山相对的西山公园,也是融文化古迹、自然风光于一体的文物古迹公园,有着厚重的历史底蕴。“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子云亭不光写在刘禹锡的《陋室铭》中,也立在这西山上,西山也因此名闻遐迩。明代乡人白翱用诗称赞西山,“一凭栏槛意无穷,万秀千奇耸碧空。陌上管弦清似语,人间日月疾如风。青山对榻岚光重,野水横天晚照红。歇马独来寻故事,文章西汉愧扬雄。”除了默默感悟西山深藏的历史文化,现代人可能更加钟爱这里的宁静山岚。在“古塔苍茫积翠分,江城远隔橹声闻”的南山,在“闲步小桥流水曲,几行疎柳似秦淮”的人民公园,人们同样能享受到一片又一片幽静和安宁。绵阳人在享受休闲生活时,习惯于依赖身边的“三江四景”,这就是分布于芙蓉溪、安昌河、涪江的四周的东阁(富乐阁)、西亭(子云亭)、南塔(南山古塔)、北楼(越王楼),而“三江四景”却依照其独特视角与时间迁移见证了绵阳人的变化。



除了森林绿地公园,今天的绵阳还用大手笔打造三江湖湿地公园。红嘴鸥似乎也感受到家的温暖,一年又一年回到三江湖,在这里缱绻,而当我们伸出双臂,在晚霞映衬下能够轻易地触摸到这些精灵时,我们的心是否和它们一样在净空下展翅高飞呢?城市的湿地不仅朗润着绵阳这颗西部明珠,更在心灵层面赋予人们城市生存逻辑之外的宝贵价值。



西部新兴城市有着与东部城市相似的工作节奏,现代文明支配下的年轻人经常以快于前辈们若干倍的频率拼搏与创造。但,绵阳本不是一座古板的城市,更没有一副刻薄的容颜。相反,她既有两千年积蓄下来的雍容华贵的气度,又有三十年成长起来的亲民富乐的情趣。来到铁牛广场,我能读懂汉代铜马与隔江相望的越王楼正在隔空对话。两个相距七、八百年的中国历史上强盛与繁荣的朝代,可以穿越时空,共同见证又一个繁华时代的到来。广场上,百年树冠下,长长连廊间,齐齐地坐满了颐养天年的老人,打牌摆阵,家长里短,如昂首稳卧的镇江铁牛,淡定自若。孩子们则喜欢踏上“轮滑”,穿行于人群之间,嬉戏玩耍,把清脆而天真的童年挥洒在纯净空间。而工作之余的年轻人,更喜欢驱车来到仙海,在这个国家级的水利风景区里,既能触摸“武都引水工程”的浩大与缩影,又能领略仙子风骨,海之情韵。每当春天来临,温润的气候让郊区的药王山、吴家后山辛夷花尽情开放,人在树下行,花随发间落,天女散花来到富乐人间,恐怕连天庭都不想回去了。



来到这里,我还发现绵阳人更多地承载了古代诗人遗传的文艺细胞,从草根文化的自娱自乐,到国家交响乐团的经典演出,只要有时间,在不同地方我就能收获不同的文化享受。有一群来自城市各行各业的草根摄影人,做起微电影是有板有眼、有声有色,山寨版的《终极任务》、《山楂树之恋》在朋友圈里风生水起,“高居票房”。不过老绵阳人更爱自己熟悉的川剧,一听川剧锣鼓敲打,不必弄弦奏管,便知“半台锣鼓半台戏”了。国际高大上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已是如雷贯耳,而举办多年的绵阳市新年音乐会也让市民们对经典逐渐耳熟能详,今年特地邀请英国伦敦艾特交响乐团前来演出,绵阳市民在自己的家里也能欣赏到国际水平的古典音乐。



绵阳,从县治到科技城,从农耕时代的纯朴到现代文明的领先,历经史海沉浮,也饱经地震磨难。有人曾说,绵阳是一个被5·12大地震震出来的城市,这话是对绵阳不够了解,应该说,是空前灾难让绵阳迸发出蕴藏在城市内部的巨大凝聚力;是崭新的精神境界让全国人民重新认识绵阳。今日绵阳,正以“科技创新·军民融合·开放合作”为主题科技博览会,向世界传递这个城市发展的能量;刚刚通车的成绵乐城际铁路,则以一种特定的速度将绵阳与全国接轨,开辟了又一条通向世界的快速路。



尽管帝王曾经点化“富者,今日之乐乎”,可真正重建家园、创造富强的是绵阳人民。每一个人都能在这个城市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在属于自己的一块土地上,让思想臂膀自由地伸展在属于自己的空间,我想,这应该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快乐吧。在绵阳,富乐属于每一个人。


图文/邓崇刚

编辑/尚嫣苒

评论(0)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全部评论(0)

分享

 

联系方式

电话:028-87016115
Q  Q:1799751744
邮箱:yuanliuwenhua@qq.com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武阳大道一段550号金林俊景2-2-401

Copyright © 2014 yuanliuwen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远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