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刘乾坤专访
发布时间:2015-03-07     作者:刘乾坤     浏览:636

    常年行走于四川的崇山峻岭,摄影师刘乾坤的镜头记录了一幅幅令人迷醉的蜀地风光,他主编的《发现四川》一书,将四川100个绝美的观景拍摄地(点击穿越),以图文并茂的方式呈现出来。刘乾坤和他的团队更将四川之美呈现在摄影网站上,山高水远,源远流长,让更多的人了解并爱上四川。

  刘乾坤,资深摄影师,曾任《四川画报》策划总监,《中国西部》总编助理、副主编,现为《中国国家地理》特约编辑。2001年由写作转入摄影,关注自然生态与历史文化,长于图文专题创作。摄影作品《眺望》《信仰的伟力》入选第28届FIAP国际影展;图文书《大地震后,四川依然美丽》被译成英文在美国出版,并参加2009年第67届德国法兰克福世界书展;2010年,出版个人画册《中国荥经——四川盆地的锦绣花园》。

  采访手记

  2015年1月21日 洛带

  初识刘乾坤,源于他在《中国国家地理》上的摄影作品,图文并茂的表现形式,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随后,其担任主编的《发现四川》出版,记载了四川100个最美的观景拍摄地,以成都为起点,辐射覆盖了整个四川。最妙的是,它连最佳拍摄季节、拍摄时间甚至拍摄角度都有所涉及,堪称摄影爱好者的“指导教材”,让作为初级摄影爱好者的我爱不释手。

  采访当天,我忍着感冒带来的头疼,早早来到刘乾坤的工作室外等候。不多时刘乾坤走了过来,沙哑着说,“不好意思啊,这几天感冒很厉害……”立时我们“同病相怜”地走近了。

  刘乾坤的工作室不像大多数摄影工作室那样现代化,却充满了古典式的讲究。墙上,挂着几幅唯美的风光照,会议桌是一套古香古色的实木茶几,在客厅右侧,则摆放着一架古筝。刘乾坤说,“这不光是一个装饰品,我夫人会弹古筝,时不时还会抚上一曲。”

  谈起自己走进专业摄影的往事,刘乾坤说:“我是被周边的朋友忽悠‘下水’的。”那是2000年左右,当时从事出版工作的刘乾坤认识不少摄影家,在帮助他们出版一本画册时,被他们拍摄的“反转片”震撼,开始对摄影产生兴趣。在那个年代,动辄数万元的摄影器材并非任何人都能承受,此时有朋友提出借一套相机给他。于是他带着借来的相机和朋友资助的胶卷,去了米亚罗。刘乾坤说,“当时很多照片拍得并不好,也算是天注定吧。我在正确的时间,来到了正确的地点,做了正确的事,这个‘毒’就这么中下了……”

  对话

  山高水远,源远流长

  从文化的思维去构图

  记者(以下简称记):多年的摄影经历,您形成了独特的拍摄风格。

  刘乾坤(以下简称刘):每个人的拍摄风格都不同,我喜欢从文化的思维去构图,比如拍古镇,我会先研究这个古镇的文化背景。像我家乡资中乐泉古镇,自古以来以盐而兴,我拍摄它时就会围绕盐这个中心展开。再比如我拍摄剑门关,这里曾是姜维抵御曹魏进攻的屯兵地,我就围绕当地独特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理环境展开拍摄,立体展现。

  当然,光是影像作品,它的表现力依然有局限,比如人物背后的故事就很难仅仅通过图片表达,这时就需要加入一些文字辅助,让整套作品更加真实和立体。因此我不少作品都是图文并茂,这也算我个人的拍摄风格吧。

  记:您似乎特别偏爱少数民族题材。

  刘:中国56个民族,四川更是个多民族的省份,这些民族在自己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独特的民俗、建筑、服饰等文化,和现代的都市文化有明显的反差,在视觉上具有非常强的冲击力和震撼力,是非常好的摄影素材。

  我初学摄影就是从四川藏区起步的,接下来的10多年里,又系统地拍摄过嘉绒藏区,包括婚礼年俗、建筑及修建,服饰与刺绣等,可以说我对少数民族题材有着特殊情感。而且在我摄影的这么多年里,来自少数民族地区的朋友和同事给予了我极大的帮助,更成为我坚持摄影的前进动力。

  摄影不是“平面设计”

  记:随着技术的进步,现在已进入全民摄影时代。

  刘:的确,10多年前我开始接触摄影时,器材价格还相当高,动辄数万元的花销很难普及到大众。而且除了相机、镜头,一卷胶卷就是40元,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现在数码摄影流行,一套不错的相机和镜头只需几千、万余元就能搞定,也不需要胶卷,大大降低了摄影的门槛,说全民摄影也不为过。

  不过纵观现在大多数爱好者的作品,虽然时常可以看到好的,但成组好的却不常见。因此我认为,虽然摄影的设备门槛降低了,但想真正拍出好作品,还需要循序渐进地提升摄影水平。摄影和学习文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你能够了解光圈、快门这些专业参数,你就算认字了;如果能将一幅图成功地拍出来,没有瑕疵,就算能造句了;如果能进行初步的构图,色彩搭配,就算是写出作文了;但要在摄影上当一名“作家”,给图片加入内涵,加入灵魂,则需要长时间的学习、积累。摄影上手很容易,入门不简单,要做好,更是难上加难。

  记:过度的后期处理其实削弱了摄影本身的美丽。

  刘:现在不少摄影圈的人流行一句话,“三分拍摄七分后期”,我认为不妥。摄影最重要的一个特征是真实客观,当你按下快门的那一刹那,这幅作品就已定型了。后期制作是对摄影时真实光影还原的一种辅助。我们在拍摄时受器材、光线、背景等影响,在色彩上可能与真实场景有一定偏差,通过后期将这偏差纠正过来,这才是后期制作的意义。过度后期,会使作品变得虚伪,不仅失去了其原有的美丽,也使其存在的意义大打折扣。

  现在有些摄影作品,特别是人像摄影,为了力求好看,甚至将人物的五官都进行替换,弄出来的照片似是而非,这与其称为摄影,不如叫“平面设计”。

  《发现四川》只是一个起点

  记:对四川的美景,您还有没有其他计划进行体现?

  刘:《发现四川》我们的团队做了两年,真正是走遍了书中说的每一个角落。但这本书只是一个起点,我想做的是一个关于四川最真实、最原创的摄影网站,现在这个网站已经上线,叫“远流网”,取意“山高水远 源远流长”之意。我和团队其他摄影师的作品,有一部分已放了上去,主要集中在地理、文化、人文、美食等方面。目前正在调整结构,可能后面还会有一些改版。其实啊,我们不少人虽然生活在四川的各个城市,但对自己所在的城市,还远远称不上了解。我希望通过我的行走,将我能够了解到,能够阐述出来的四川之美展现给读者,让人们了解四川,爱上四川。

    叙述

  成都给我无穷创作灵感

  雀儿峰两次历险记

  刚开始接触摄影,真是充满了热情与激情。我主要的拍摄方向是自然风光,就想着在拍摄点深入一些,再深入一些,比别人走更多的路,发现更多的风景,从而拥有更好的摄影题材和作品。那时只顾着拍摄更多更美的作品,但没注意到那些原生态的地区其实充满了危险,直到有一回,连续两次历险,我才对摄影有了新的感悟。

  那是在2002年10月,我和一群摄影师前往甘孜州德格县,拍摄雀儿山的主峰。那时的交通条件还相对落后,从成都到德格多瀑沟的沟口,一共用了三天,旅途的艰辛自不必说。到了多瀑沟,已经没公路了,当时那个地方几乎算无人区,要到达预定的拍摄位置,还需要骑两天的马。

  团队里只有我和另一个摄影师是汉族人,当地藏族同胞在分马时,分给了我一匹经验丰富的老马,这种马最大的优点是性格温和,出危险的几率很小,但缺点也很明显——如果有一点危险,就会驻足不前,随便你怎么赶,怎么拉,坚决不动。结果第一天走到了一个峡谷口,那匹马坚决不动了,我被甩到了队伍最后,掉队了。前面的队伍没有发现我掉队,我面前是一个岔路口,天黑了,如果没有向导指路,我一个人走很有可能会迷路,再加上10月的高原,晚上很冷,还可能有野兽出没,情况非常危险。我只好在走散的地方扎营,生火,捡了一些干树枝铺在地上等待队友。不知过了多久,队友们终于找了回来,把我接走。

  因为老马太过于谨慎,我要求团队给我换一匹马。换的马比较年轻,胆子也很大。我以前受过训练,骑马技术还可以,就感觉非常顺手。我们一行人到达雀儿峰,拍了很多照片,一切顺利,我就有些大意了。要知道,马是喜欢上坡的,虽然负重,却不吃力,反而下坡时平衡很难掌握,更容易出事。结果返程时我又遇到了第二次危险。一行人正好翻过一个山,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群野猪,个头非常大!马非常怕这些动物,我骑的那匹马就惊了,立起身把我掀了下来,而我穿的登山靴卡在了马镫里。我的左侧是万丈悬崖,脚下的路又是乱石丛!无论是被甩下悬崖,还是在乱石中被拖行,后果都不堪设想!好在我听从了老师吕玲珑的经验,登山靴的鞋带没有系得很紧,我立刻踢掉靴子,从马上摔下,虽然全身青肿,好在没出大事。

  两次历险,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到了生命的可贵。在之后我的作品中,都有着对生命的歌颂,比如有一组图片叫“风雪中的杜鹃”,就是对生命的顽强、坚持的展现与歌颂,这作品也是我比较满意的一组。

  流连于天府之国

  我在成都生活了很多年,这座城市和我的生命已融合得密不可分了。关于成都的摄影题材我拍了很多,从文殊院、青羊宫到平乐古镇等周边的历史文化遗迹,再到府河、南河畔市民的休闲生活,成都的美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也给我带来太多的创作灵感。

  记得最深刻的是2008年2月,当时全国出现大面积的降温降雪,不少南方城市也被大雪覆盖,甚至给部分地方造成了损失。我当时身处成都,有朋友问我,“成都有没有出现这种大雪的天气?”我非常吃惊:“成都阳光灿烂,到处春色宜人,完全没有大雪的踪影啊!”朋友不信,让我给他拍些照片发过去。我开车沿成雅高速往郊区开,高速旁农田的油菜花已在开放,虽然还没有大面积成片,但丝毫不见大雪带来的寒意。最后我在邛崃回龙镇附近找到了成片的油菜花田,拍成一组照片发给朋友,他不禁感叹,“成都真正是名副其实的天府之国啊!”紧接着,我参与《中国国家地理》制作的一个“天府大PK”专题,成都实至名归地成为最难撼动的“天府之国”。

  今天,成都有着领跑时尚的城市元素,大量现代化的建筑地标,但也保留了大量的历史文化传统,在成都周边很多古镇,依然可见千年之前的生活方式,比如庙会,比如祭祀,等等。而且即使在受现代化影响较大的城市中心,也受到独特区域文化的影响,形成了颇具特色的“慢生活”模式。沿着锦江漫步,休闲游玩的市民,喝茶下棋的老人……这些都构成了一幅幅带有成都符号的画卷,为我的摄影提供了大量素材。(记者 吴亦铮)

本文来源:成都日报

评论(0)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全部评论(0)

分享

 

联系方式

电话:028-87016115
Q  Q:1799751744
邮箱:yuanliuwenhua@qq.com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武阳大道一段550号金林俊景2-2-401

Copyright © 2014 yuanliuwen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远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